致我曾经的同事孙老师

孙,下面这些话,我从没同你说过,觉得矫情,说不出口,但,一直在我心里,想告诉你。那天,指导孩子们写“感动”主题的作文,突然间有一种冲动,想着是不是可以……那么,就让我试着用孩子的视角、孩子的心情和孩子的口吻来写一篇“下水文”吧,也许只有这样,我看到的,听到的,想到的那么那么多的感觉,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表达和释放——


歇歇吧,老师


就要走近您的病房了,老师。


我们的脚步越来越慢了,老师。


病房的走廊是这样洁净,就像您常领着我们诵读的那条林荫小径。


病房的走廊是这样空荡,就像您不在的日子里我们没有着落的心。


可以想见,一会儿推门的情形——


我们拥在您身边,而您,会嗔怪我们花费了这么多时间走来这里,您的口头禅肯定又来了“多好的时间啊浪费了” ……


您知道吗,老师,看上去,您实在是平凡的,貌不惊人,胖胖的身形,素朴的衣着,但您却像一团火,像一个神奇的磁场,吸引着我们围绕在您身边,哪怕您的唠叨,我们都愿意听。


没有人相信,您这个信息技术课老师,每天魂牵梦绕的事情竟然是带动更多的孩子诵读国学经典。


读《论语》,读《大学》,读《孟子》,读《千家诗》,读《声律启蒙》,读笠翁对韵……您说了,腹有诗书气自华!


您领着我们读,领着我们背,领着我们比赛。您对每一个诵读的孩子说,哈哈,真了不起!


从教室到计算机房,排队走去的路上,您规定,边走边背《论语》。


每日课前,先来一首唐诗。


上课结束,再背一首宋词。


放学离校,全体来一段《三字经》或者《弟子规》。听,“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


您在校园的各个角落张贴倡议“经典诵读”的海报,并不时更新,让每一个孩子、每一个班级都感受书香。


您牺牲休息时间,利用暑假,冒着酷暑,自费到北京、南京等地,参加两岸大型“国学经典读友会”,了解海峡两岸读经活动的新动态,了解国学普及的新举措。酷日炎炎,您挥汗如雨,却甘之如饴。回来后,您那样高兴地笑着对我们说,哈哈,收获很大呀!台湾小朋友都读得很好呢,咱们要加油了!


您不满足于在自己的班级里开展国学普及活动,您号召全校同学都来参与。为了吸引大家,您设计了“经典诵读考级冲关比赛”,您向全校同学承诺:每周二、四的中午十二点整,想要考级的同学到三楼露台找老师,只要通畅地读出某章节,就算考过一级,考出一级,会有奖励。


多少个中午,您守在三楼露台,接待来自全校各班级的考级的同学,他们排着队,等着读或者背给您听。您笑眯眯地听着,不时纠正几个字或者几句话,最后总忘不了拍拍孩子的头说,棒!好样的!


也有很多时候,露台上没有一个孩子来,但是,我们看到,您依然站在那里,等在那里,守在那里,风里,日头里,甚至是雨里,等着,盼着或许有孩子要来读给您听。


全校同学都知道了,学校有个老师,读经的老师,国学发烧友老师,能背很多很多经典的老师。也有人说,您是疯狂的老师。


的确疯狂。您竟然在自己居住的社区也办起了免费“国学推广班”,您在校门口和社区都贴出了海报,告诉双休日愿意读经的孩子和居民,到老师居住的小区公园集合,免费教学!


社区的人都知道了,社区有个老师,读经的老师,国学发烧友老师,能背很多很多经典的老师。也有人说,您是另类的老师。


另类吗?哈哈,您又笑了,您说,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


您组织我们参加市里的国学知识大赛,很多同学获了奖,您却说,辅导老师就不要写我了,写班主任好了,他们都很支持的哦!


走到哪里,您都夹着本书,要么《论语》,要么《孟子》,我们知道,您一是要自己读,二是随时检查我们读。您对那些不解的眼神说,哈哈,读经多好哇,提神,补气,滋润呀!


我知道,您是要我们做一个真正的中国娃。


您说,老祖宗的话说得多好哇,背吧,现在背了一辈子忘不了!


读,读,读。


背,背,背。


我们因您而斯文,校园因您而儒雅,社区因您而风度翩翩。


您开怀的方式真的很老土,您挥着手说,哈哈,孩子们,今儿高兴,再来一段吧!我起个头——老夫聊发少年狂……


可是……


很久没有海报了,很久没有考级了,很久没有读经比赛了,甚至,连您的课也没有了。


您消失了。


是的,您病了。


听说,这病,不轻,很不轻。


当生活中最熟悉的一段旋律戛然而止的时候,力道是非常大的。没了您的笑,没了您的骂,没了您遍布校园的大大小小、花花绿绿的海报,我们还有些不适应了。


三楼露台上,您在哪里?


想您。


又很怕来看您。


……


但我们,还是来了,没有带鲜花,水果和什么礼物。


每人带了本书,约好了,每人背一段给您听,很熟练,很熟练,您肯定特满意。我们还想好了,要对您说——好好歇歇吧老师,三楼露台有我们几个顶上呢,您放心。


……


就要走近您的病房了,老师。


我们的脚步越来越慢了,老师。


病房的走廊是这样洁净,就像您常领着我们诵读的那条林荫小径。


病房的走廊是这样空荡,就像您不在的日子里我们没有着落的心。


……


老师,我们来了。


 


呵呵,孙,两年了,不要怪我这么久没来看你,其实,我,我们,孩子们,都——想——你。


                                                                                            走笔于2011年10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