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本情结(三)

笔记本情结


陈海燕



3


如果说,我人生第一个笔记本的关键词是“对联”,那么,我第二个里程碑式笔记本的关键词,就该是“诗词”了。


这是在初二得到的一个本儿。


和第一个硬皮抄相反,这个新本儿,叫作软皮抄。哪里来的,如今真的想不起了。得来时也是异常欢喜,捧在手里,爱不忍释。


这个新本儿,最让我满意的,是它的纸张。也许是长大了一些,我发现自己不再喜欢那种白花花的页面,渐渐对那种泛着古黄的厚实的纸页莫名好感。


巧的是,我的新本,正是有着这样古拙的色泽和这样敦厚的手感,凑上去嗅一嗅,呵,味道很好闻。


我唯一不满的是,这么好的本儿,封面居然印着一组败兴的“世界名胜”。


好在,我是改造笔记本的老手。


我挑选了一张富有意境的挂历纸,古典插花图。恰到好处地将我认为最美的一角定格在了封面正中。留白、比例,都无懈可击。


好,成了。


一个内外都精彩的笔记本诞生了。


绛红,是封面的背景色,使人想到“烛透红帘幕”的那种温婉沉静的红。再看,画面中,月影绰约,瓶花旖旎,给人以无限的怀想。


真好。


有了上一本排版布局的经验,我似乎很知道,怎么样能使这个新本物尽其美。我对用好这个新笔记信心满满,胜券在握。


早就想好抄什么了。


初二上学期的我,正被一本书迷得欲罢不能。这本书,就是父亲书架第三层四卷并列的《红楼梦》。


是电视剧《红楼梦》吸引了我对原著的好奇,谁知一读之下,神魂俱醉,其文字之精绝,意境之绮丽,起承之跌宕,真真是一句话——妙处难与君说!


在初中十分无趣的学习生活中,这本书,成了我最大的欢乐和沉醉。


无数个夜晚,我在心旌摇曳的恍惚中,无比珍爱地抄录着——


无材可去补苍天,


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


倩谁记去作奇传?


 


怜春忽至恼忽去,


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


知是花魂与鸟魂?


 


随身伴,


独自意绸缪。


谁料风波平地起,


顿教躯命即时休。


孰与话轻柔?


东逝水,


无复向西流。


想象更无怀梦草,


添衣还见翠云裘。


脉脉使人愁!


 


绕堤柳借三篙翠,


隔岸花分一脉香。


 


宝鼎茶闲烟尚绿,


幽窗棋罢指犹凉。


 


一畦春韭绿,


十里稻花香。


……


每抄录一页,我都会停下来。细细地,细细地端详。忍不住低低吟来,便会觉余香满口,余韵绕梁,真真是满心陶然。


仿佛枕霞旧友、潇湘妃子、蕉下客、蘅芜君,全都立在眼前,绕在身边,快意言笑,把酒言欢。


我有空就抄,有空就抄,抄抄读读,读读抄抄,乐此不疲。


读红楼,抄红楼,成了我当时最要紧的事由。


写代数几何作业的时候,我也把心爱的笔记本摆在眼前,看上一眼,便增添无穷的动力,它仿佛在说:快点写,快点写,写完来汇合。


我越发满意自己包装的笔记封面——好美的绛红色啊,像警幻仙境里的烟霞;好美的瓶花啊,像芙蓉女儿们鬓上的那一抹香。


从心底里爱慕大观园里的每一个人,在字句中想象着她们的起、坐、行、倚,在篇章中追寻她们的悲喜泪笑。


我开始着意抄录那些“人物出场”。有种屏息以待的感觉。


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第二个削肩细腰,长挑身材,鸭蛋脸面,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第三个身量未足,形容尚小.其钗环裙袄,三人皆是一样的装束。


……


两弯似蹙非蹙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聪明清秀,绝丽无双,气质脱俗,淡雅若仙,妩媚风流。


……


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齐眉勒着二龙戏珠金抹额,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青缎粉底小朝靴。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虽怒时而若笑, 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


多么富有神采的人物啊。


这些句子读起来,有着非常明显的节奏感,念来快意淋漓。


也不记得,自己曾痛快地朗读过多少遍了。在宁静的夜里。


每一遍,都是享受。


合上笔记本,总是夜已深沉,窗外,月色正好。不禁叹息——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沉在红楼中的日子,亦真亦幻,怀想联翩。


捧着笔记本的时候,只觉行行页页,字字珠玑。


 


与此同时,另一本重要的书,豁然开启了我的心智,使我步入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空灵天地,更极大地丰厚了我笔记本的内存。


这本书的名字是《古诗文名句录》。


我对它的感觉是——


一见如故。


洞开一窗。


 


《古诗文名句录》,湖南人民出版社1983年初版,张冠湘先生领衔编注。书中收录了先秦至清末古诗文名句近两千条,并按内容分为十个大类:言理、述志、论政、修身、议军、理财、施教、衡文、绘景、叙情。


各条名句,都是先释其意,再引出处,后附批注。原文短的,全文征引,原文长的,引述精华。其间,人名、地名、典故甚或生僻用字等,都有诠释和标注。


这原本是部工具书。在那个没有网络的时代,其功能相当于“诗词百度”,作用是方便查证索引。


而我,却没单纯把它当作工具书来看。我开始了逐句细读。因为我发现,字字句句,值得细读。


必须细读。


呵,书里的话,说得多么好哇!


及之而后知,履之而后艰。


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


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


不以流之浊,而诬其源之清。


聪者听于无声,明者见于未形。


尝一肉,而知一镬之味、一鼎之调


有第一等襟袍、第一等学识,斯有第一等真诗。


……


每一句都意蕴深邃,鞭辟入里。


值得好好读,好好品,好好抄。


我感觉自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宝藏。每一天的抄录,更是让我有“日进斗金”之感。


精彩还不止于此。


书中随处可见的经典诗词,真真让我眼前一亮。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衰兰送客咸阳道,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苹洲。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记得绿罗裙,处处怜芳草。


休对故人思故国,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


手不释卷,奋笔疾书。


我读得诗心沸腾,我抄得痛快淋漓。


这本书,如同一位向导,让我望见了一处藏在静谧所在的胜景,让我走进了一个灵秀而奇异的天地。


也因为这样着迷的抄录、查阅和比照,我开始留意家里所有和诗词有关的书籍。


《唐五代两宋词简析》《宋词选》《宋诗选注》《千家诗》《唐诗小辑》《李白诗选析》《元人小令选》《清词百首》《诗经译注》……


去寻。因为神往。


《古诗文名句录》,好比是个引子。它让我初初领略了诗骨词魂,仿佛让我瞥见了诗人飘飞的青衫一角。


怦然心动间——我寻芳踪而来。


 


当走近,走近,再走近,我的心,便再也没有平静过。


我在七言、长调、小令间驻步。


我在《八声甘州》《一剪梅》《满庭芳》中流连。


我在超然台、幽州台、凤凰台下仰望。


我在《桃花扇》《长生殿》《牡丹亭》里游荡。


 


我的笔记本已然是含英咀华,高朋满座。谈笑有鸿儒。


 


欧阳修是我的常客。


他捻着须笑说,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有时他也黯然,会留下“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的句子,让人陪他在寥落庭院中枯坐。


李煜自不消说,早是旧友。


“凤阁龙楼连霄汉, 玉树琼枝作烟萝。”故国梦断,锦衾尚寒,一宵宿醉且散离愁。我想,这样的愁情,也只能无言独上西楼了。


还是苏辛狂放。


东坡一开腔便空旷: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


稼轩词高一嗓: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雄放豪宕,浩气逸怀。


不能不说李太白。


从“仰天大笑出门去”到“明朝散发弄扁舟”,中间隔着几重山水,几声猿啼,几只孤帆呢?谪仙就是谪仙,他总是大鹏扶摇,诗比剑利,君不闻“昔在长安醉花柳, 五侯七贵同杯酒。气岸遥凌志志前, 风流肯落他人后。”他在诗句中不朽。


易安居士,是我的另一个梦影。


溪亭日暮,独上兰舟。李清照说,浓睡不消残酒。


物是人非事事休。颠沛离丧后,谁又能记起当日秋千架下的小女子?——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


大晏小晏更见风流。


晏殊在庭前悠然,一曲新词酒一杯。少年晏几道步其后尘,语惊四座。世事弄人,从“舞低杨柳楼心月”到“声声只道不如归”,繁华一梦。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纵愁肠,亦情长。


……


一个个熠熠生辉的名字,一段段过目难忘的华章。


我为之叹服,为之迷醉,为之神往。


更为之叫绝。


我很贪心。读到佳句,我不仅会循一句而觅全篇,还会着意抄录相关的作者介绍和重要注释。有时甚至给古今异音字注上拼音,汇总并抄录不同流传版本的不同用字,注上提示语“也作”“一作”,生怕漏掉那些重要的信息。


我渴望着了解。更多更全面的了解。


我在不知疲倦的赏读中,情不自禁地勾画着那些值得一读再读,一品再品的句子和段落。


 


每一次品读,都是余香满口。


每一次品读,都是心旌摇曳。


正是:一顾倾城,再顾倾国。


 


在这本绛红色的笔记本里,我共计抄录了诗词一百一十四首(每一首都用铅笔小字进行了详细批注)。


一百一十四首。


收录了包括刘禹锡等在内的五十八位诗人的作品。


我不怕耽误工夫,我要这里一一列出。


列出他们的名字。


列出这些曾深深地感动过我的名字。


1986年。我抄录在本里、烂熟在心里的的名字。


他们是——


(排名按笔记本出场序)


欧阳修、王实甫、秦观、赵嘏、李煜、贺铸、李璟、汤显祖、辛弃疾、杜甫、屈原、李白、苏轼、张可久、刘禹锡、孟郊、陆游、朱敦儒、陶渊明、郑燮、林则徐、严蕊、岑参、杨万里、王建、晁说之、吴象之、李清照、张泌、无名氏、袁枚、杜牧、周庾信、李商隐、王维、元稹、晏殊、晏几道、贯云石、柳永、刘向、崔护、姜夔、杨基、王安石、马致远、王勃、宋祁、张先、陈与义、秋瑾、岳飞、刘长卿、程颢、郑会、王禹偁、叶绍翁、刘季孙。


 


这就是我的第二本笔记。


每一页,都是锦绣。


我在诗词堆里高卧,感觉自己富甲天下。


 


我走到哪儿,这个笔记就带都哪儿。寸步不离。


我爱之入骨。惜之如命。


课间或者午后,我都会摸出它来,翻翻,看看,或者握握。


有点走火入魔。


 


初二结束的时候。爸爸皱着眉,对我说,你该收收心了,看看你这成绩。


 


                                                  (待续)


 


     


《笔记本情结(三)》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