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作文,你准备好了吗(二)

一支快意的文笔——能写


要想教学生写好作文,教师自身必须是一把写作的好手,正所谓“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道理非常明白。


我觉得,让自己爱写能写,拥有一支快意的文笔,是一个语文老师教作文前最大的一项备课任务。


教师写作,能写些什么呢?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写论文。因为,这似乎是目前教师写作的主要方向。这种现象有其特定的现实原因(人所皆知这是职评硬件),因此包裹着若干功利色彩,使得本属于学术研究的教学论文,蒙上了一层尴尬的色彩,很多撰写论文的老师在命笔之初,想得最多的是“我的文章能不能获奖”,这显然背离了我们所倡导的积极的学术态度。作为教师,一线的教育教学实践者,写论文是一种不错的研究方法,但绝不是唯一的方法。华东师范大学郑金洲教授曾语重心长地说“论文是教师教育科研活动成果的一种表达方式,不是主要方式,正如同专业研究者自身的研究主要需要借助于论文这种问题表达出来一样,中小学教师的研究也有自身独特的问题表达样式。案例、叙事、日志、反思记录等,都是教师教育科研活动的重要载体。它们既可以成为教师教育科研活动过程的记录,也可以成为教育科研活动结果的体现方式。中小学教师自始至终是生活在教育教学的现实场景之中,教师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常常不是论文可以承载的。”


“教师的所思、所想、所感、所悟常常不是论文可以承载的。”——郑金洲教授的这句话一针见血地道出了教学的复杂性和教育生活的丰富性。基于此,我们或许可以放胆认定,教师写作的视野应该就是教师生活的全部视野。


我觉得,至少有三项内容,是值得老师们常常写一写的——教学思索,下水作文,生活随笔。


教学思索。这类写作主要有两种形式:教育叙事和教学论文。教育叙事比较感性,教学论文相对理性。教育叙事重在“多思多品多记”,有感而发,有感而记。一个教育花絮,一个教学细节,一个问题困惑,一段师生逸事,皆可下笔入文,成为生动而又鲜活的原创文字,写作的人往往会在“记”的过程中有意外的收益,获得教育境界的拔升。当对某一问题的观察、实践和思索已经比较深入的时候,可以尝试进行教育教学论文的写作,把自己的教学思索进行梳理并诉诸笔端。来源于教学实践,脱胎于教学思索的论文往往比较“饱满”,精心提炼的观点,真实丰富的教育教学案例,将使论文显得有理有据,有血有肉,成为教师学术研究最具个性化的成果。


下水作文。我们常常给学生布置命题作文、看图作文、周记、日记、随笔,甚至大大小小无处不在的小练笔,我们是否曾问过自己——我会写吗?我能写好吗?应该说,写下水文是语老师教作文必备的一项硬功,我常常跟青年教师们说“能写、会写下水文,是一个成熟语文教师的标志;爱写、善写下水文,就是一个优秀语文教师的标志”,这是肺腑之言。下水文,顾名思义,就是教师写的范文,语文教育家刘国正先生说,你要教会学生写文章,自己要先乐于和善于写文章,教起来才能左右逢源。我曾在《下水文,不仅仅为了示范》一文中提出重新审视下水文的六个“视角”:下水文可以激活的笔尖,下水文可以浸润心田,下水文可以打磨技艺,下水文可以前瞻学情,下水文可以引领情趣,下水文可以引发思考。需要提示的是,“下水文”既可以是整篇,也可以是片段,既可以先于教学撰写,更可以与学生同步下笔。在作文教学中,下水文的呈现也颇有讲究,要注意选择呈现时机,注意设计呈现方式,注意审视呈现效果。下水文的运用要因班而异,因课而异,甚至因人而异。多年的教学实践经验告诉我,用好用活下水文,不仅可以为作文教学助力,更可能使其成为作文教学的亮点。


生活随笔。有句话说,生活的外延有多大,语文的外延就有多大。一个细腻而敏感的语文老师一定是一个热爱生活、善感善思的人。观察,感受,体悟,思索,写作,久而久之,这一连串的过程,会形成一种奇异的惯性,让你习惯于把自己的看到的和想到的记录下来,并逐渐享受这个表达的过程,享受这种倾诉的快意。生活随笔可写的内容很多,家庭,朋友,社会,大事小事,悲喜泪笑,丝丝缕缕,皆可成篇,当你觉得写作的素材俯拾皆是的时候,你或许也就找到了让学生们写作上路的窍门,这种灵感会在你今后的作文指导中发挥神奇的功用,将你的作文教学导向通途。


                               (待续)


 


 

发表评论